标题:丁聪 胸怀坦荡笑对人生
作者:上善若水
来自:东南大学 - 人物天地
地址:
时间:2011-12-17 13:13:22


著名漫画大师丁聪于2009年5月26日在上海去世,享年93年。丁聪1916年生于上海,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开始发表漫画,至今已七十多年。

丁聪曾经画了一幅自画像:戴着一幅“漫画式”的宽边大眼镜,面色红润,精神矍铄,头发乌黑,幽默风趣,岁月在他身上看不到沧桑,却尽显浪过淘金的智慧之光。

抗日战争时期,丁聪转辗于香港及西南大后方,从事画报编辑、舞台美术设计、艺专教员和画抗战宣传画等工作,同时也以漫画参加过多次画展。建国后,他历任《人民画报》副总编辑,全国青联常委兼副秘书长,中国美协第一、三届理事和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。

1957年后的二十多年里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没有条件发表漫画,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才又画起讽刺漫画来。

历经坎坷的丁老为何如此健康长寿呢?其实丁老先生并没有什么秘诀,最重要的就是生活快乐,丁聪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。

饮食“无道” 很多人都爱和丁老聊养生,想从这为长寿老人身上认证一些健康之道。然而,丁老每每语出惊人:“对于饮食我‘无道’,对于锻炼只有‘半道’,归根到底,要想身体健康,首先要有良好的心态,淡泊名利、乐观豁达、精神舒畅是至关重要的,也许这才是我的健康之道吧。”这是丁聪给健康下的定义,也是这位老人对人生的感悟。

丁老曾经说过:“我没有养生之道,也不吃什么补品,如果一定要归结到什么原因,我只能说是爹妈给的,这是先天因素。那么后天呢? 我苦思冥想了半天,大概是有个好‘饲养员’吧。饲养员就是我老伴,她做什么,我吃什么,从不挑食,我把蔬菜叫做‘青饲料’,我只吃‘荤饲料’。”

自称“食肉动物”的丁聪对素食不感兴趣,蔬菜与水果一概不吃。曾言,倘若如此,岂不成食草动物了。一次,有人求丁聪题写扇面,他取苏东坡诗句反其意而用,“宁可居无竹,不可食无肉”,传为笑谈。

大多数老人都不吃过于油腻或含胆固醇高的食物,但丁聪对于肉类极为喜爱,全无禁忌。他早餐是牛奶、鸡蛋、面包,午、晚餐是米饭、肉菜,定时定量,从不挑剔食物的粗细和味道,但注意食物的营养搭配。

创作“没够” 漫画,是丁聪的精神支柱。丁聪的社会知名度不亚于天天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歌星、影星们,一提到漫画,人们自然会联想到丁聪;一提到丁聪,也自然会联想到漫画,丁聪和漫画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。

他的作品令人在笑中思索,在笑中顿悟,在笑中得到美的享受,美的升华。作为漫画家,仅有幽默是不够的,还必须有常人所不具备的敏锐的洞察力,特别是像丁聪这样擅长讽刺漫画的画家,更是如此。没有一颗正直的心,没有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,就难以发现社会上的不良习俗和种种弊端,就没有抨击时弊的勇气。多年的职业习惯,使得丁聪不会弄虚作假,他直率、真诚、心似明镜、不容虚伪。他是个极有个性的艺术家。

快人快语的丁聪有啥说啥,而且怎么想就怎么说,不做冠冕堂皇之论,一如他的人生格言:“愿听逆耳之言,不做违心之事。” 为了有别于他的父亲“老丁”的名字,丁聪一直称自己为“小丁”。他说:“还有一层意思,‘丁’在中文里有人物之意,小丁即小人物。我学历不高,仅中学毕业,从没当过领导,所以总认为自己是个普通百姓,不值一提。‘小丁’这个名字很符合我,提醒我要永远做一个普遍小老百姓。”

熟悉他的人,爱他的画更喜欢他这个人,与生俱来的乐观、纯朴、真诚和超然物外,他将生活中的重重磨难化为乌有。他的一生历尽坎坷和艰辛:被打成“右派”、流放北大荒、养猪、劳改、下放干校、揪斗批判……他竟然还能忙里偷闲地画画儿。在困苦中,他的心胸依然豁达。

他的创作激情像年轻人那样热情高涨,他为报刊画了大量的漫画和人物肖像,为友人的十几本书籍插图。1979年以来,他已连续出版了21本漫画集,真可谓高龄高产!

锻炼“半道” 有如此的工作业绩,自然是和健康的身体分不开的。丁老家住在北京昌运宫附近,这里南是中国画研究院,东是紫竹院公园,环境很适合晨练。他每天早晨都要在中国画研究院门前同几位老友集合,然后步行去紫竹院公园锻炼。

丁老的口袋里装有3张月票:公共汽车月票,紫竹院公园月票和游泳馆的月票。他说: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锻炼形式,广东省就不出滑冰运动员,内蒙古就不出跳水的运动员。

地区和习惯在客观上是能限制人的。游泳我打小就会,生在上海,青年时谋业在香港,游泳始终是有条件的,加之喜欢,所以就在不刻意追求保健的情况下无意地坚持了下来。最初只是玩,图痛快而已,久而久之的还真见了效果。”

要说丁老的养生秘诀,有一点最重要,那就是年逾古稀后,他坚持洗冷水澡。在北大荒劳动改造时,他也常提一桶冷水回牛棚,用冷水擦身,还将冷水浇到身上猛洗一阵,然后擦干。他把洗冷水澡作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冷水可促使血液循环加快,舒经活络,使身体各器官得到全面调节和锻炼。或许这与他年过九十,身体依然硬朗有一定的联系吧。

丁聪平时很少生病,但一有病就是“硬”的,非要开上一刀不可,也许这与他饮食上只荤不素有关。十几年前,丁聪得了膀胱结石,自己挤公共汽车去医院开刀,取出12粒石子之后,又挤公共汽车回家。画家黄永玉得知此事后,便以石为题,画了一幅画。老友黄苗子观后大悦,欣然挥笔题词:美石拜丁聪,丁聪拜美食,醉饱酒面红,可以娱今夕。

丁聪嗜书如命。走进丁聪家,满眼看到的就是书,书柜、书架、就连桌上、沙发上也摆满了书。书房里放不下了,便一摞摞搬到过厅两侧,自下而上码成书墙。跑书店、搬运、码书墙,这就是他的锻炼项目,每每搬书,浑身冒汗,腰酸腿疼。丁聪说,干这活儿,可以活动活动筋骨,运动量不小于打拳、做操。

心态“常乐” 丁聪为人坦率、真诚、风趣,嘴角总带着笑意。他的外表形象和年龄怎么也对不上号——尽管丁聪先生已有九旬高龄。他有一头乌油油的黑发,一双明锐的眼睛,其创作颇丰,不老是因为他拥有一颗年轻的心。

丁老在自己九十寿宴上曾经说过:“我主张快乐养生。快乐生健康,健康生快乐;乐观会使人进步,会使事业成功。忧虑生疾病,疾病生忧虑。老树婆娑有生意,人也要生气勃勃,不要感到自己年老就灰心丧气。”他还说,人的精神力量是十分可贵的。有的人,未老先衰,就是衰在意志消沉,情绪低落,形同槁木。

丁聪一生也经过许多苦难和不顺心的事。“四人帮”横行时,他被关进牛棚,从不悲观,用乐观的精神战胜了这暂时的痛苦。“别人快乐,我更快乐。”

这也是他人生的哲理。他不钻牛角尖,能辩证地看待一切问题。他说:“人生的快乐与忧愁是相对的,又是会转化的。”他把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传统理念发展为“我快乐,使别人快乐,我更快乐”的与人共欢乐的理念。他说:“与人共欢乐,欢乐增其倍;与人共患难,患难减其半。”

丁聪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。与命运抗争,在苦中寻乐。虽几经磨难,身体仍然很棒,难怪有人赞美他是“运动健将的体魄,天真快乐的容颜”。在丁聪的书架上,摆放着一张并非用笔画出的佳作。这是一张引人注目的照片,三个天真的娃娃并排而坐,谁见了都说是三胞胎。“这是我,这是我的儿子,这是儿子的儿子。”

丁聪饶有兴致地道出其中奥秘。原来,他看到孙子的周岁纪念照之后,突发奇想,请朋友用电脑把这相距80年的三代人的照片合在一起,果然效果极佳,三个孩子相貌、神态惊人地相似。这张照片成为丁聪与客人茶余饭后的笑谈。丁聪老人热情、豁达,开朗的个性也是他健康长寿的的秘诀之一。

丁聪说:“人生的快乐与忧愁是相对的,又是会转化的。”他把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传统理念发展为“我快乐,使别人快乐,我更快乐”的与人共欢乐的理念。他说:“与人共欢乐,欢乐增其倍;与人共患难,患难减其半。”

著名漫画大师丁聪于2009年5月26日在上海去世,享年93年。丁聪1916年生于上海,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开始发表漫画,至今已七十多年。

丁聪曾经画了一幅自画像:戴着一幅“漫画式”的宽边大眼镜,面色红润,精神矍铄,头发乌黑,幽默风趣,岁月在他身上看不到沧桑,却尽显浪过淘金的智慧之光。

抗日战争时期,丁聪转辗于香港及西南大后方,从事画报编辑、舞台美术设计、艺专教员和画抗战宣传画等工作,同时也以漫画参加过多次画展。建国后,他历任《人民画报》副总编辑,全国青联常委兼副秘书长,中国美协第一、三届理事和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。

1957年后的二十多年里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没有条件发表漫画,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才又画起讽刺漫画来。

历经坎坷的丁老为何如此健康长寿呢?其实丁老先生并没有什么秘诀,最重要的就是生活快乐,丁聪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。

饮食“无道” 很多人都爱和丁老聊养生,想从这为长寿老人身上认证一些健康之道。然而,丁老每每语出惊人:“对于饮食我‘无道’,对于锻炼只有‘半道’,归根到底,要想身体健康,首先要有良好的心态,淡泊名利、乐观豁达、精神舒畅是至关重要的,也许这才是我的健康之道吧。”这是丁聪给健康下的定义,也是这位老人对人生的感悟。

丁老曾经说过:“我没有养生之道,也不吃什么补品,如果一定要归结到什么原因,我只能说是爹妈给的,这是先天因素。那么后天呢? 我苦思冥想了半天,大概是有个好‘饲养员’吧。饲养员就是我老伴,她做什么,我吃什么,从不挑食,我把蔬菜叫做‘青饲料’,我只吃‘荤饲料’。”

自称“食肉动物”的丁聪对素食不感兴趣,蔬菜与水果一概不吃。曾言,倘若如此,岂不成食草动物了。一次,有人求丁聪题写扇面,他取苏东坡诗句反其意而用,“宁可居无竹,不可食无肉”,传为笑谈。

大多数老人都不吃过于油腻或含胆固醇高的食物,但丁聪对于肉类极为喜爱,全无禁忌。他早餐是牛奶、鸡蛋、面包,午、晚餐是米饭、肉菜,定时定量,从不挑剔食物的粗细和味道,但注意食物的营养搭配。

创作“没够” 漫画,是丁聪的精神支柱。丁聪的社会知名度不亚于天天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歌星、影星们,一提到漫画,人们自然会联想到丁聪;一提到丁聪,也自然会联想到漫画,丁聪和漫画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。

他的作品令人在笑中思索,在笑中顿悟,在笑中得到美的享受,美的升华。作为漫画家,仅有幽默是不够的,还必须有常人所不具备的敏锐的洞察力,特别是像丁聪这样擅长讽刺漫画的画家,更是如此。没有一颗正直的心,没有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,就难以发现社会上的不良习俗和种种弊端,就没有抨击时弊的勇气。多年的职业习惯,使得丁聪不会弄虚作假,他直率、真诚、心似明镜、不容虚伪。他是个极有个性的艺术家。

快人快语的丁聪有啥说啥,而且怎么想就怎么说,不做冠冕堂皇之论,一如他的人生格言:“愿听逆耳之言,不做违心之事。” 为了有别于他的父亲“老丁”的名字,丁聪一直称自己为“小丁”。他说:“还有一层意思,‘丁’在中文里有人物之意,小丁即小人物。我学历不高,仅中学毕业,从没当过领导,所以总认为自己是个普通百姓,不值一提。‘小丁’这个名字很符合我,提醒我要永远做一个普遍小老百姓。”

熟悉他的人,爱他的画更喜欢他这个人,与生俱来的乐观、纯朴、真诚和超然物外,他将生活中的重重磨难化为乌有。他的一生历尽坎坷和艰辛:被打成“右派”、流放北大荒、养猪、劳改、下放干校、揪斗批判……他竟然还能忙里偷闲地画画儿。在困苦中,他的心胸依然豁达。

他的创作激情像年轻人那样热情高涨,他为报刊画了大量的漫画和人物肖像,为友人的十几本书籍插图。1979年以来,他已连续出版了21本漫画集,真可谓高龄高产!

锻炼“半道” 有如此的工作业绩,自然是和健康的身体分不开的。丁老家住在北京昌运宫附近,这里南是中国画研究院,东是紫竹院公园,环境很适合晨练。他每天早晨都要在中国画研究院门前同几位老友集合,然后步行去紫竹院公园锻炼。

丁老的口袋里装有3张月票:公共汽车月票,紫竹院公园月票和游泳馆的月票。他说: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锻炼形式,广东省就不出滑冰运动员,内蒙古就不出跳水的运动员。

地区和习惯在客观上是能限制人的。游泳我打小就会,生在上海,青年时谋业在香港,游泳始终是有条件的,加之喜欢,所以就在不刻意追求保健的情况下无意地坚持了下来。最初只是玩,图痛快而已,久而久之的还真见了效果。”

要说丁老的养生秘诀,有一点最重要,那就是年逾古稀后,他坚持洗冷水澡。在北大荒劳动改造时,他也常提一桶冷水回牛棚,用冷水擦身,还将冷水浇到身上猛洗一阵,然后擦干。他把洗冷水澡作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冷水可促使血液循环加快,舒经活络,使身体各器官得到全面调节和锻炼。或许这与他年过九十,身体依然硬朗有一定的联系吧。

丁聪平时很少生病,但一有病就是“硬”的,非要开上一刀不可,也许这与他饮食上只荤不素有关。十几年前,丁聪得了膀胱结石,自己挤公共汽车去医院开刀,取出12粒石子之后,又挤公共汽车回家。画家黄永玉得知此事后,便以石为题,画了一幅画。老友黄苗子观后大悦,欣然挥笔题词:美石拜丁聪,丁聪拜美食,醉饱酒面红,可以娱今夕。

丁聪嗜书如命。走进丁聪家,满眼看到的就是书,书柜、书架、就连桌上、沙发上也摆满了书。书房里放不下了,便一摞摞搬到过厅两侧,自下而上码成书墙。跑书店、搬运、码书墙,这就是他的锻炼项目,每每搬书,浑身冒汗,腰酸腿疼。丁聪说,干这活儿,可以活动活动筋骨,运动量不小于打拳、做操。

心态“常乐” 丁聪为人坦率、真诚、风趣,嘴角总带着笑意。他的外表形象和年龄怎么也对不上号——尽管丁聪先生已有九旬高龄。他有一头乌油油的黑发,一双明锐的眼睛,其创作颇丰,不老是因为他拥有一颗年轻的心。

丁老在自己九十寿宴上曾经说过:“我主张快乐养生。快乐生健康,健康生快乐;乐观会使人进步,会使事业成功。忧虑生疾病,疾病生忧虑。老树婆娑有生意,人也要生气勃勃,不要感到自己年老就灰心丧气。”他还说,人的精神力量是十分可贵的。有的人,未老先衰,就是衰在意志消沉,情绪低落,形同槁木。

丁聪一生也经过许多苦难和不顺心的事。“四人帮”横行时,他被关进牛棚,从不悲观,用乐观的精神战胜了这暂时的痛苦。“别人快乐,我更快乐。”

这也是他人生的哲理。他不钻牛角尖,能辩证地看待一切问题。他说:“人生的快乐与忧愁是相对的,又是会转化的。”他把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传统理念发展为“我快乐,使别人快乐,我更快乐”的与人共欢乐的理念。他说:“与人共欢乐,欢乐增其倍;与人共患难,患难减其半。”

丁聪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。与命运抗争,在苦中寻乐。虽几经磨难,身体仍然很棒,难怪有人赞美他是“运动健将的体魄,天真快乐的容颜”。在丁聪的书架上,摆放着一张并非用笔画出的佳作。这是一张引人注目的照片,三个天真的娃娃并排而坐,谁见了都说是三胞胎。“这是我,这是我的儿子,这是儿子的儿子。”

丁聪饶有兴致地道出其中奥秘。原来,他看到孙子的周岁纪念照之后,突发奇想,请朋友用电脑把这相距80年的三代人的照片合在一起,果然效果极佳,三个孩子相貌、神态惊人地相似。这张照片成为丁聪与客人茶余饭后的笑谈。丁聪老人热情、豁达,开朗的个性也是他健康长寿的的秘诀之一。

丁聪说:“人生的快乐与忧愁是相对的,又是会转化的。”他把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传统理念发展为“我快乐,使别人快乐,我更快乐”的与人共欢乐的理念。他说:“与人共欢乐,欢乐增其倍;与人共患难,患难减其半。”



版权所有:东南大学及文章作者保留所有权利
打印时间:2017-11-21 4:49: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