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题:走进害羞者的个人世界
作者:上善若水
来自:东南大学 - 大学生心理
地址:
时间:2012-9-3 11:54:40


害羞,似乎正在以某种方式渗透到生活的各个角落。我们周围的大部分人都认为:不愿让人知晓的秘密公之于众是令人难堪的。而当我们发现,这样的事情不单单发生在自己身上,很多人也曾有同样的经历时,我们的感觉就会好很多,心情也会舒畅些。

害羞者的自身感受是什么样的呢?先让我们倾听一位成功的旅行者和自由撰稿人沙瑞丽·雷达(Shirley Radl)的心路历程。

沙瑞丽·雷达的心路历程

因为害羞,我吃尽了苦头。我清楚地知道它是怎样开始的:我开始变得消瘦、喜欢待在家里,到了十来岁的时候情况变得更严重了,我变得越发消瘦和难看——我也清楚地知道,研究者和我访谈的害羞者都对害羞带来的恐惧感和疯狂感有些夸张。但我知道那种真切的感受:不论身处何方,我都局促不安,甚至能够感觉到吞咽困难,讲话变得异常艰难,手常常不由自主地颤抖,明明是满头大汗却又感觉浑身发冷,平时熟悉的事情变得模糊不清,而且,我不断地幻想各种可怕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比如因为在公众场合做了丢脸的事而丢掉工作。

当我与毫无恶意的人(甚至是孩子)待在一起时,我也会声音颤抖、讲话含混不清。因为不敢面对收银员,所以我竭力避免去商店;和送牛奶的男士闲谈时也会十分紧张;甚至给我孩子的小伙伴做爆米花时,我都不能接受他们注视着我的眼神。我深知害羞者的感觉:如同一个赤身裸体、蹒跚在大街上的人被卫星电视在全球范围内转播一样。

当害羞者说起他们害羞的反应时,大部分人会提到三个方面。首先,他们会开诚布公地对别人说“我很害羞”;其次,他们有紧张的生理反应,比如脸红;最后,他们会不可避免地感到尴尬和难为情。仔细研究害羞的这些特点,我们便可以深入到害羞者的个人世界。

何时沉默是金

害羞者从几个角度展示了他们的害羞行为。在生活中很多方面害羞者的羞涩都有所表现:至少80%的人认为,即使发现其他人的错误,害羞者绝不会说出来;将近半数的害羞者认为,与他人眼神接触是一件困难甚至不可能的事情;40%的害羞者的典型反应是,“就算我不能说什么,至少我可以保持沉默。”他们认为自己说话声音很温柔,比如害羞的老师讲课声音低细,而老师的害羞又波及学生。另外有一些害羞者会避免与他人接触,或者受到邀请参加某项活动却无法付诸行动。

菲利斯·狄勒(Phyllis Diller),就是一位非常明显的躲避者。尽管表面看来他非常健谈,却是一个害羞而又喜欢沉默避世的人。他回忆道:“小的时候,老师告诉我父母:我是他们见过的最害羞的学生。我害羞得连学校的舞蹈比赛都不敢参加,披着外套躲在教室里待着。我还非常害怕在球赛中呐喊助威,只能小声地吆喝。”不单单只有害羞的人才拒不开口。研究显示:在一定的情境下,沉默是我们面对焦虑时常有的反应。但是由于害羞者总是不能够很好地表达自己,所以他们在创造自我的交际圈时显得效率很低。人们会通过协商或谈判的方式与他人相处,如在服务、承诺、时间、安全、爱情等方面。正如乡村歌手洛雷塔·林恩(Loretta Lynn)写道:“生活就像是走入一家可议价的商店。没有思想和情感的交流,我们无法与别人成交。”“沉默寡言”这一词最能够表现出害羞者躲避与他人相处的心理状态。沉默寡言是一种保持沉默或不愿坦言的倾向,除非不得不说,他们通常保持沉默。

在过去的10年中,杰罗德·菲利普斯(Gerald Phillips)教授和他的同事一直致力于沉默寡言症的研究。菲利普斯认为,沉默寡言不仅仅是指有意地躲避在公共场合发言,而是一个更广更深的问题。即使教给沉默的学生在公共场合发言的实用技巧,一些人还是不能够和他人顺利交流。事实上,大约有1/3的学生在掌握了沟通技巧后会更加焦虑。虽然他们已经学会怎样去沟通,但是还需要学习沟通的内容以及为何要沟通。

沉默的问题不仅仅是缺乏沟通技巧,从根本上说,还包括对人际关系定义的曲解。沉默寡言的人就像是一位在风险大、不稳定的经济市场中的保守投资者,相较于对收获的期望,他们更在乎会损失些什么。那为什么还要进行投资呢?

脸红和紧张

在生理层面,害羞者表现出如下症状:脉搏跳动加剧,心跳加速,出汗,而且还会神经质发抖。有趣的是,当人们体验着强烈的情感,不管是性欲强烈、担惊受怕,还是兴奋、生气的时候,我们都会有这些生理反应。身体并不能区分开这些感觉本质上的不同。如果仅仅依赖于生理反应,不管是什么情境下,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该说“我行”,什么时候该说“我不能”。

然而,有一种生理症状并不属于这个范畴内,这也是害羞者无法躲避的——脸红。一位中年销售人员讲述了他的亲身感受。

“我发现自己养成了在特定情境脸红的习惯,这令我万分痛苦。因为脸红,我无法参加活动而阻碍了事业的发展;因为脸红,我不能在公共场合演讲;因为脸红,小组讨论对我来说也变得很困难;因为脸红,甚至面对面的交流我也会尴尬。而这些情况越来越糟糕。”

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脸红的时候,感到心跳加速,或者像胃里藏着一只蝴蝶般不安。不害羞的人会把这些反应当做是轻微的不适,而把注意力转移到即将发生来的积极事件——如在教堂社交厅和牧师顺利交谈,从法国警官那里得到正确的指示,学到最新的舞步。但是害羞的人却把注意力聚焦在生理反应上。事实上,害羞者常常还没有等到他们面对害羞情境的时候就先有生理反应,想到的只有即将来临的不好事件,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教堂,也不会参与巴黎之旅或者去跳舞。

剧作家田纳西·威廉斯(Tennesse Williams)讲述了害羞如何改变他的生活。

“我记得这种持续脸红的情况是从在一次平面几何课开始的,我碰巧往走廊上瞅,看到了一位迷人的姑娘正盯着我的双眼。就在那一刻,我感到面颊发烫,而且等我转过头往前看时还越来越烫。我想,天哪,就因为我们俩目光对视我就脸红,要是我盯着别人的双眼该是何种反应?

一想到那噩梦般的情形,我就会立马回到现实。

不夸张地说,从那件事以后,四五年了,每当有人,不管男的女的,盯着我双眼看的时候,我都会不可避免地脸红。”

(本文来源:525心理网)



版权所有:东南大学及文章作者保留所有权利
打印时间:2017-9-20 12:02: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