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的茧

时间:2009-10-31 点击:2195 发布:上善若水

作者:(台湾)简媜

让世界拥有它的脚步,让我保有我的茧。

当心灵再不想做一丝一毫的思索时,就让我静静地回到我自己的茧内,这是我唯一的美丽。

曾经,每一度春光都让我惊讶。怎么回事呀?它们开得多美!我没有忘记自己站在花朵前的那些喜悦。大自然一花一草生长的韵律,教给我生存的秘密。像花朵对于季节的忠实,我听到杜鹃颤巍巍的倾诉。每一度春天之后,我就更忠实于我所深爱的自然。

如今,春仿佛已缺席。我的心里却突然一阵冷寒,三月春风似剪刀啊!

有时,就把自己交给街道,交给电影院的椅子。那一晚,莫名其妙地去电影院,我随便坐着,有人来赶,换了一张椅子,后来竟又有人来要。最后,乖乖地掏出票来看个仔细,摸黑去最角落的座位,这才是自己的。被注定了的,永远便是注定。自己的空间早已安排好了,一出生,便是千方百计要往那个空间奔去,不管我们自己愿不愿意。

我含笑地躺下,摊着偷回来的记忆,一一检点。当我进入回忆的那片缤纷的世界时,便急着要把人生的滋味一一尝遍。很认真,也很死心塌地,一衣一衫,还有笑声,我是要仔细收藏的,毕竟得来不易。在我最贴心的衣袋里,有我最珍惜的名字,我要每天唤几次,去感受那一丝温暖,因为它们全都真心真意待过我。如今在这方黑暗的角落,能怀抱着它们入睡,这已是我唯一能做的报答。

够了,我含笑地躺下,这些已够我做一个美丽的茧。

每天,总有一些声音在拉扯我,拉我去找一个新的世界。她们千方百计要找那道锁住我的手铐脚镣,可是那把锁早已被我遗失在时间的隧道里。那是我自己甘愿遗失的。对一个疲惫的人,所有光明正大的话都像一个个彩色的泡沫……

强迫一只蛹去破茧,让它最终落在蜘蛛的网里,是否就是仁慈?

就像所有的鸟儿都以为,把鱼举在空中是一种善举。

有时,会很傻地暗示自己,去走同样的路,去买一模一样的花,去听自己最熟悉也最喜欢的声音。当夜来临时,遥望记忆中的那扇窗,想象一盏小小的灯还亮着,于是开始一衣一衫地装扮自己,以为这样,便可以回到那已逝去的世界,至少至少,闭上眼,感觉自己真的在缤纷之中。

如果,有醒不了的梦,我一定去做;

如果,有走不完的路,我一定去走;

如果,有变不了的爱,我一定去求。

如果,如果什么都没有,那就让我回到记忆中的那片泥土!这些年的美好,都是善意的谎言,我带着最美丽的那部分,一起化作春泥。

面对黄昏,想着过去。一张张可爱的脸孔,一朵朵笑声……一分一秒的年华……一些黎明,一些黑夜……一次无限温柔的奥妙……

被深爱过,也深爱过,认真地哭过,也认真地在爱。如今呢?

人世一遭,不是要来学认真地恨,而是要来领受我们所应得的一份爱。在我活着的第二十个年头,我领受了这份赠礼,我多么兴奋地去解开爱的那个漂亮的蝴蝶结。当一种晶莹的琉璃般的光华在我手中颤抖,我能怎样?认真地流泪,然后呢?然后又能怎样?

认真地满足。

当一道铁栅的声音落下,我知道,我再也无法从时间里走出去。

趁黄昏最后的余光,再仔仔细细检视一点一滴。把鲜明生动的日子装进行囊,把熟悉的面孔、熟悉的一言一语装进记忆,把最钟爱的生活的扉页撕下,也一并装入,因为自己要一遍又一遍地再读。

最后,把自己也装入。在二十岁,收拾一切灿烂的时候,把微笑还给昨天,把孤单还给我自己。

让懂的人懂,

让不懂的人不懂;

让世界是世界,

我甘心是我的茧。

汪新才摘自《简媜作品全集》
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(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