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长,只是一瞬间的事

时间:2011-09-12 点击:839 发布:上善若水

多年前的某个课间,你和他啃着小浣熊,交换水浒卡。教室的桌子上,刻着一个个“早”,书桌里藏着一盒没吃完的冰淇淋,一个沙袋,两张贴纸和几瓣甜甜的串红花。那时周杰伦的双截棍刚刚唱红,你们挥舞着树枝大肆追逐着,大喊“哼哼哈兮”。为了抢地盘你和同桌大打出手,老师找来了家长严肃处理,而第二天你们有说有笑和好如初。

多年前的某个黄昏,你冲出拥挤的放学人群,第一个跑到路边那个最火的烤串店,从兜里摸索出早晨老妈给的这周的零花钱,没有顾虑地全部花光。总是偏偏这个时候,身边冒出好多同学,于是你大方地请他们吃,他们也慷慨地表示明天一定请回来。可是第二天,大家都忘记了昨天在混杂烤肉香味的炭火烟里的许诺。

多年前的某个雨天,第一次自己走在雨里,忘记带了伞的你被淋得湿透。那时候你还不知什么是雨天里的情调,不知雨总是要与伤感联系在一起,你只是迎着前方灰蒙蒙的天空,焦急地向家里跑去,凉鞋踩踏在湿淋淋的路面上,在身后溅起一路水花。

多年前的某个午后,你们在小区里的健身器材区便能玩得很开心。他爬上了云梯,他俩在抢着最后的那个走步器,他们在一个双杠上追逐不亦乐乎,不小心磕破了膝盖。她一个人荡着秋千,书包掉在地上。天空中飞过一排大雁,而谁也没注意到秋天的脚步,和匆匆到来的黄昏。

多年前的某个傍晚,放学的时候你主动留下来做打扫,为了能和她一起走回家。小学操场边的花坛很安静,蜻蜓在酣睡,风吹过你的衣襟,她的马尾则左右摇摆。你们一起说动画片的剧情,你滔滔不绝地大侃龙珠,她的书包上却是小樱和知世的挂牌。路边的电线杆上,几只喜鹊在歇息,忽然碰到她的手,脸立即发红,手也马上触电似的移开。你目送着她走进楼道,约好明天一起上学。手插进兜里,紧紧攥着那没有送出去的糖果。

多年前的某个夜晚,你躺在床上,可以看见窗外的夜空里星光闪烁。妈妈问你以后要当什么,你说想当考古学家去挖恐龙。妈妈说那你先要上大学,你却没有任何概念。你还不知道,上完小学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,大学还很遥远,遥远到似乎永远也不会来到。你对一切未解之谜都充满兴趣并深信不疑,你相信这个世界里存在着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你想象自己长大后去世界各地冒险,当一个勇敢的船长,去打败传说中的怪物,找寻自己的宝藏。

多年前的某个秋末,你去公园里放风筝,风筝挂在高高的树上怎么也够不到。你急得哭了出来,旁边的老爷爷直起腰板帮你取了下来。卖糖葫芦的大妈在吆喝着,棉花糖摊边围了一圈的小朋友。你捡起地上的落叶,因为听说这个可以当书签。寒风打在你红扑扑的脸上,妈妈一直在问你冷不冷,你始终在摇头。

多年前的某个冬日,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终于停了下来。教室里老师正耐心地在黑板上推导数学公式,你的视线却从未从窗外那片银白上移开。屋檐上,水滴冻成错落有致的冰柱,小纸条传到手上,有人已经制定好了作战计划,你假装拿本子翻书包,找出那副早早准备好的手套,只等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。

多年前的某个深冬,你还不知道什么是中国共产党,就已经热爱了它很多年。你也不知道为什么澳门要回归,没有很激动,就被参加了好多欢庆活动。但你没有怨言,相反也被感染得很兴奋。你第一次看见自己化妆的样子,战战兢兢地走上舞台,声音微微发颤,展开歌喉,手心已经全是汗水。回来的时候你躲着路人,生怕被人发现自己浓妆艳抹的惨烈形象。

多年前的某个夏末,你们三个人秘密地约定好,将来要一起考到同一所学校。那时的你们信心满满,对这个世界还很无知,见证者是一支中性笔,窗外安静的大树,和一只永不停歇的鸣蝉。汗水流过面颊,夏天没有尽头。多少年过去了,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约定?一起约定的人们,你们又在何方?

多年前的某个夏天,你还留着长长的染过色的头发,游荡在纷杂喧闹的街巷,耳朵里塞着耳机,故意给裤子打上补丁,你要刻意自己的与众不同,你本身就很非主流。你可以在网吧里泡上几天几夜,刷经验打装备,试图逃离真实的世界。你熟练地翻过学校的围墙,车筐里只有一个篮球。你把翘课视作光荣,在课堂上与老师顶嘴,你还骗老妈的零花钱,街坊邻居因而对你指指点点。可你最终没有接过他递来的烟,没有追随他去聚众打架。你伤害过的人,其实只有你自己。

多年前的某一天,坐在课堂上发呆的你,老师的声音越飘越远,那时候的你觉得2008年的奥运遥远的不可想象,也不知道自己2011年身在何方,窗外的树上,一群麻雀叽喳着飞过,粉笔砸中你的头,老师让你站着听课,同学们在窃窃私语,窗外的树叶滑落,没有人注意到时间它那么仓促。

再次想起,是否想重新再来一次?

成长,只是一瞬间的事。

评论列表
发表评论
(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!)